主页 > 短文 > 美文 > 您的位置

像我这样冷淡的人

格一@独行酱 2019-01-11 10:12 笔尖上的人生 人已围观


 

 

 

我一直羡慕那种情绪特别外放的人。

 

我有个朋友是一个hug giver,特别热情,会在马路上隔着一百米大喊我的名字张开双臂跑过来的那种。每次见面她都会主动挽上我的手臂,看电影的时候她会把头靠在我肩上。

 

我喜欢这种感觉,但我从没有主动发起过。

 

在与人亲密接触这件事上,我总是有点忐忑。在我眼里,人与人之间的安全距离是有形的,而我特别怕“越界”。

 

一方面,我很怕自己的热情不合时宜,一旦没有回应,显出我过度热情,那种尴尬会让我难以忍受。另一方面,我不是很能确定对方是乐意让我接近的,不太能确信自己不会被讨厌。我在有些方面显得过于小心翼翼,是因为知道自己敏感,又太想照顾到别人的感受。

 

所以这种“冷淡”,也是一种自我保护吧。

 

 

很长时间我以为敏感纯粹是一个缺点,后来渐渐把它看作是一体两面的。敏感意味着更强的同理心,更敏锐的感受力,对于恶意比钝感的人承受力要差,但对于善意也会有着更深刻的体悟。不论是写作还是生活,我都从中受益颇多。

 

在网上写文章,已经挺长时间了,时不时会收到一些私信或邮件,表达对我某篇文章的喜爱,或是赞同我的生活方式。

 

我非常珍视这些消息,字数是珍视最直接的体现——对于这些消息,我会回以相当或更多的字数。而且我用习惯书信的格式,回消息都会有抬头,有祝好,有落款,我喜欢这样的仪式感。

 

有次有位朋友特意指出这一点,说喜欢我对书信表达的严谨,会感觉自己是被认真对待的。

 

得到善意的时候,我就满怀热忱地去回以更大的善意。

 

 

我从小被评价“这孩子什么都好,就是有点冷淡”,我不是那种习惯站在客厅中间,对长辈一一问好,汇报近况,然后开心地接受大家的称赞的小孩。

 

我一向的表现,就是在客人进门的时候叫一声,然后就隐身到某个角落去了。

 

小时候,家长有义务教导孩子的行为礼仪,社交场合就像一张考卷一样横在一家人面前。客人是考官,孩子是答卷,家长是做题的人。

 

想想自己学生时代考试时生怕表现不好的忐忑,也就能理解家长当时为何连声催促你“叫叔叔”,“去敬酒”了。

 

好在,孩子渐渐长大,会越来越被当做一个独立的人来看待,这种状况就好起来了。

 

 

不过我承认,我在人情方面确实有些笨拙,我的表姐可以在全家团聚的时候张罗着准备食物餐具,逢年过节备礼品,想着要去看望哪些人,哪些远房亲戚有段时间没通话了,谁身体不好该问问最近恢复得如何,家族群里谁家出了什么事,需要什么安抚……而我总是在她已经搞定一切了的时候才后知后觉。

 

我认为表姐身上有一种很强大的能力,有种热力自她散发,非常周到,亲近,让人感觉自己被关心和牵挂。我数次跟她说,觉得她能照顾到这么多人真的很棒,而她说各有所长,她也羡慕我对这些事看得淡,能更多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。

 

我有时觉得这种“很会照顾别人”的人令人心疼,他们大多不太会照顾自己。

 

 

我不太能发散大量热情,不是在聚会上左右逢源的人,身处聚会中,我常感到自己的精神能量在持续消耗。我这样的人大多时候被称为“内向”,在成长过程中会被视为缺点。

 

但现在我不认为这是什么问题了,内向外向的粗暴区分无甚意义,无非是喜欢的交流方式不一样罢了。

 

确实,我不太能享受一群人聚在一起的热闹,也一度抵触,但现在我的态度很平和了,我乐于从聚会中寻找机会,与某个成员单独说说话。

 

有的人在聚会上进行高效社交,在一个晚上就能维护很多关系,有人就喜欢两个人对谈,互相给予对方完全的专注,其实怎样都可以。关于人与人之间的情感连接,数量和质量并不对立也没有优劣之分,广泛的浅层联系也好,数量有限的深度联系也好,都能从中获得情感滋养。

 

抛却一些非黑即白的固有思维,善于社交的人不要指责其他人上不了台面,不爱社交的人也不要自以为别人势利肤浅,大家都能过得舒服一点。

 

 

我不太主动示好,在聚会中也少言寡语,常常容易给人留下冷淡的印象。但我不强求自己改变,我越来越清晰地知道,我喜欢以怎样的方式与人交往。

 

今天看了一篇蔡康永的采访《蔡康永:我鼓励大家成为冷淡的人》,他讲:“大部分时候是冷淡的,才能够对比出你对哪些事情、哪些人怀抱着极高的热情。”

 

有选择地释放热情,我把这看作是我的真诚。

作者:格一@独行酱(来自豆瓣)

来源:版权归作者所有




上一篇:《沉默的大多数》经典语录摘抄

下一篇:教科书一般的“请不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小孩”

站点信息

  • 建站时间:2018-10-24
  • 文章统计:182篇
  • 统计数据百度统计
  • 微信:扫描二维码,联系我们